香港网络赌王在广西落网 涉案金额高达千亿(图)

香港网络赌王在广西落网 涉案金额高达千亿(图)

  哪怕是迟疑那么一点点,这个涉案金额累计达千亿元的网络赌博公司就要“搬家”到国外了。6月28日,来宾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,通报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件的侦破过程。案情如剥笋一般层层显现,这个网络赌博体系的秘密也被层层揭开。

  “搞赌球的庄家,不一定搞‘六合彩’;搞‘六合彩’的庄家,一般都兼做赌球。”6月28日,来宾市公安局一名参与侦破“126”特大网络赌博案的一线民警这样阐述自己长期侦查网络赌球的心得。而“126”特大案件,也正是从追查当地“六合彩”庄家牵出的。

  “126”案源,要追溯至2007年。那年10月初,来宾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,该市一个“六合彩”庄家阳某(来宾象州人,化名“肥羊”)利用互联网长期在象州县收取当地赌民黄某、李某等人的“六合彩”赌单。经过部署,来宾警方于同年12月2日,在来宾市象州县和柳州市将“肥羊”等人抓获,缴获用于赌博的电脑、手机、银行卡、存折及账单一批,汽车3辆,赌资100多万元。

  继续侦查时,警方又发现“肥羊”一案不过是隐蔽在来宾、柳州等地一个巨大赌博网络的冰山一角:“肥羊”的上线是一个化名叫“阿胜”的男子,阿胜长期伙同陈某、“牛哥”等人,在柳州市开设赌球网站,分发赌球账号,组织网络赌球活动。

  2008年1月13日,专案组在柳州市将主要嫌疑人陈某、阿胜及下线人抓获,同时查获大量该网络赌博公司的犯罪证据。来宾警方查明,从2006年10月至2008年1月间,阿胜、“牛哥”一伙人通过互联网开设“六合彩”及“地下球彩”网络赌场,网络下线庄家数十人,并通过发放赌博会员账号吸引赌民下注参赌,以坐庄吃单和“抽水”等方式牟取暴利,涉案金额累计达上千亿人民币。

  警方深挖侦查发现,阿胜经常和一个外号叫“老猫”的人有规律地进行赌资的对数和转账,这个“老猫”会不会是这家网络赌博公司的上线庄家?警方的核实有了发现:“老猫”是一个姓赵的女子(柳州市人)。“老猫”的背后是香港人黎某(外号“黑哥”)组织的庞大网络赌博公司,“老猫”在该公司担任会计。

  事实证明,这次思路转换起到效果。2009年间,来宾市公安局又开展了3次抓捕行动,查处了84名涉嫌网络赌博的违法犯罪分子,缴获赌资1000多万元及赌博工具一批。其间,该局已查获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涉赌人员142人,其中刑拘50人,逮捕起诉11人,累计涉案金额上百亿元人民币。

  鉴于案情特别重大,来宾市公安局向自治区公安厅作了汇报,副厅长陈一平指定治安总队牵头,从自治区公安厅抽调精干力量成立“126”专案组对此案并案侦查,并协调了来宾、柳州、南宁、桂林等市公安局协助侦破工作。

  2010年3月11日和31日,专案组在南宁、柳州、桂平等市两次实施抓捕行动,抓获“126”特大网络赌博案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41人,缴获电脑39台,查扣嫌疑车辆11辆,冻结涉案账户40个,累计冻结资金192万余元。通过对案件的进一步查处,警方更详细了解了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的相关情况。

  来宾市警方破获黎某等人的千亿元网络赌博案,既给读者带来惊喜和振奋,也给读者带来了一连串疑问:警方如何成功摧毁这一庞大赌博网络?如何做到不打草惊蛇?对每一个犯罪嫌疑人,如何分别锁定、各个击破?原来,解决这些问题,在于来宾市警方与来宾市检察院密切联手,打起一张严密的证据网。

  据莫务之介绍,特警支队最早查办网络赌博案件是在2007年。当时,他们接到举报,称一名叫唐某的男子在进行网络赌博。等他们顺利抓获唐某时,却发现很难有证据能证明唐某在从事赌博。为了把唐某绳之以法,他们将唐某报到来宾市检察院请求批准逮捕,可被检察院以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为由,不予批准逮捕。

  警方顿时陷入了“关人难,放人难,捕人更难”的尴尬局面。他们回头再看自己办的唐某涉嫌赌博案,寻找为何不能将唐某绳之以法的原因。他们请教了来宾市检察院的侦查监督科、公诉科等部门,发现他们失败的原因,在于无法用证据锁定犯罪事实。警方决定,遇到办案中对证据无法把握的、突破方向难以确定的以及其他一些存在疑难问题的案件,应请求检察院提前介入,帮助他们分析证据,寻找案件的突破方向。

  2007年10月,警方成功将阳某、罗某抓获。由于注意收集了证据,两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。可在办理这两起案件,与检察院沟通时,大家都认为,这仍然是个“半生不熟”的案件,原因是虽然该案的收集证据能力提高了,但也仅限于这两个主要犯罪嫌疑人,其他被一起抓获的嫌疑人,仍然没有充足的证据加以逮捕。

  这次“半生不熟”的证据战,还给继续办案带来了不利的后果:警方从罗某案件中获悉,他更大的上线是外号叫“老猫”的赵某。赵某到底是谁?她是不是还有上线?警方是一无所知。此时,罗某经营的线已经被掐断,这个赵某也逃跑了。

  在暗中侦查赵某的动向中,特警支队也遇到了很大的障碍。特警支队基本上没有网络侦查经验,更没有高端的科技手段。也就是说,通过高科技手段,警方可以直接从网络获取赌博团伙的交易资料,但他们做不到。如何进行网络取证,他们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。

  针对警方的难题,检察院给出了一个绝妙的取证方法:在彻底控制主要犯罪嫌疑人之后,再想方设法获取相应的物证及电脑储存的资料。不懂网络证据,就直接将缴获的电脑等物证逐一给嫌疑人“质证”,公开四肖选一肖,要嫌疑人来解释这些证据的和含义。

  吸取了两次取证不彻底的教训后,警方从锁定证据上,技术更娴熟。从赌博团伙的会计赵某,发现网络赌博的老板是香港的黎某,主管是刘某、萧某,黎某的司机是刘某,但他们对这5个主要嫌疑人,均没有打草惊蛇,而是先与检察院商量如何进行有效取证、如何选择突破方向,最后再决定对这5个人同时实施抓捕。

  为了避免人抓回来又关不了的情况重现,检察院建议警方实行案件汇总制度,由一到两个人掌握总体案情,并汇总所有证据及问话笔录,避免出现讯问的不连接及证据的断链,如这个民警问到关键案情时,换了另外一个民警就问其他问题。案件汇总制度避免了在收集证据及审讯嫌疑人时出现证据断链,从总体上起到了及时有效的指挥审讯取证方向。

  对于问话的民警,检察院方面也提出梳理证据的意见:在问话的方向上不要做无用功,哪些人的问话笔录之间、上下线之间的证言,要互相印证。对某一个嫌疑人的问话,要一气呵成。问参与赌博的自始至终问题,不要只问一个内容。这个团伙案件的证据收集告一段落后,检察院方面也深有感触。相关负责人伍凌云说:“从总体证据框架来看,警方办案质量较高,也省了我们在批捕阶段或起诉阶段遇到证据不足的麻烦。有些证据在侦查阶段如不及时提取,一旦错过时机就难收集了。”

  从原本百万身家,到目前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,贵港男子吴某算是以人生代价来理解赌博之害。6月30日下午,在来宾市看守所,他向记者表示,他也是个赌博受害者。然而就是这个受害者,又变身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的下线庄家,最终血本无归。

  吴某以前是做海鲜生意的,30多岁就有百万身家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经朋友介绍,他第一次玩起了“六合彩”,其间赢过,但输的时候更惨。就像吸毒一样,吴某一发不可收拾,甚至连海鲜生意也不管了。除了赌“六合彩”,他也开始赌球。随着赌注越下越大,一来二去,那100多万元的积蓄,被他赌得所剩无几。

  为了翻本,吴某想出一条“妙计”。他看到别人成为网络赌博的下线庄家,可以有提成,还可以按一定比例对下注赌资“抽水”,他就想办法购得一个账号,成了所谓的会员。但是吴某很快就发现,他每一期参赌,既要给上家钱,而下家又经常欠他的“水钱”,结果窟窿越来越大,甚至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。在他看来,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被打掉,他被抓进看守所,这样的结局似乎成了一种解脱。然而,再仔细回想一下,原本拥有靠辛勤劳动换来的富足生活,几年之间就荡然无存,自己还面临法律的制裁,他觉得输得太惨,“把自己都输进去了”。

  2010年5月初,专案组成员赶赴深圳,对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开始全面摸查。在半个多月里,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,描绘出“黑哥”网络赌博公司主要成员谱系图:“黑哥”原名黎某,香港人,在深圳开设一家无名网络赌博公司,公司组织严密,成员分工明确。黎某的下面,有4个核心成员,其中“老猫”主要负责公司的财务统计和发放赌博网站给下线庄家,被警方列为三号人物。

  2010年6月3日,专案组收到一个可靠情报,一号人物“黑哥”和二号人物刘某(拥有香港居住证的广州市人,负责联系各赌博公司的相关业务,组织发展新的赌博成员)正在梧州市签订一项商业合同,他们将在梧州市逗留一两天。与此同时,警方又收到一条迫在眉睫的消息:由于国内打击网络赌博的力度不断加大,“黑哥”的公司打算在南非世界杯开赛(6月11日)之前,全体潜往国外,以后都在国外操纵国内赌博,以躲避打击。

  该公司成员分布广泛,涉及区域广,人数多且多为异地抓捕,时间紧迫,要一网打尽,颇有难度。6月3日晚至4日凌晨经商议后,专案组将抓捕方案定为:在梧州将一号、二号人物抓捕归案,另派出9个抓捕组分别赶往柳州、南宁、深圳、东莞等市对其他主要涉案成员实施抓捕;为防止涉案资金流失,专案组还派出11个银行冻结组分别前往全国17个市对涉案账户进行冻结。

  6月4日下午3时许,一个意外消息传来,打乱了抓捕计划——一号、二号人物已经离开梧州,正在返回深圳途中。专案组立即改变行动方案,尾随跟踪一号、二号,在深圳市内适时实施抓捕。此外,抓捕核心人物的行动必须同时进行,否则就有可能这边抓了人,那边闻风而逃。

  意外的是,抓捕组冲进这个包厢时,却发现里面根本没人!是侦查情况有误,还是“黑哥”等人嗅到味道不对,溜了?抓捕组成员分析:会所四周都安排了警力,“黑哥”是跑不掉的,难道是上了会所楼上的宾馆房间?民警迅速上楼调看楼层监控录像,所有录像均没有拍到“黑哥”进房间的画面。抓捕组民警断定,“黑哥”肯定还在会所里。事实和民警的推断一致,这次的意外是因为“黑哥”觉得原来的包厢不好,刚好是侦查的乔装民警出去报告的期间,他换了包厢。

  “黑哥”的众马仔发现老大被“劫持”,也开着车追了上来,但没有进一步行动。警方的车辆就在这样的“护送”下,回到了高速公路的广西入口。这时,后面的车忽然超车,民警立即行动,将这些跟踪多时的马仔一并抓获。后了解得知,这些马仔见老大被人带走,想开车跟来看是什么人做的,结果自己送上门来。

  据了解,“老猫”原本在柳州开铺面做小生意,后在其表妹夫刘某(该公司二号人物)的游说下,“加盟”进来,她在管账方面颇有天赋,自学了财会业务知识,业务水平“不输注册会计师”,因此颇得“黑哥”器重。

  就在“黑哥”、“老猫”被抓的前后,该公司其他核心成员也悉数落网。是役,抓捕组成功抓获“黑哥”等违法犯罪嫌疑人28人,查获用于赌博的手机18部、各式电脑24台、高档轿车13辆、猎枪3支、猎枪子弹90发、五四式手枪子弹70发、现金人民币70余万元、港币60余万元、银行存折35本、银行卡64张、冻结涉案银行账号421个,冻结涉案资金4250多万元,目前已刑拘14人。

  来宾警方介绍,经初步查明,黑哥自2006年以来长期伙同境外人员在中国大陆开设网络赌博公司,聘请刘某、“老猫”等4人专门从事赌博业务和赌博账目的管理,在深圳、东莞开设秘密据点,同时请专业人员对公司赌博账目和赌博网站进行管理和维护。该公司从国外的“新宝”、“利记”、“沙巴”等赌博网站获取赌博账户后,在全国各地发展赌博会员,聚众下注赌博,以占成(成数为0.25)或“抽水”等方式牟取暴利。该公司分为“股东”、“总代理”、“代理”及“会员”4个级别,赌博体系遍布粤、桂、湘、浙、沪、闽等地,成员数百人,涉案金额累计可达上千亿元。

  赵某:一开始,我就认为自己只是管账的,他们涉赌、参赌,和我没有关系。公司每一期开赌,都有上百万的盈利,最多时我记得是盈利230多万元。我也知道赌博是犯法的,做了一年之后,我就想退出了。但想退就退,哪有那么容易?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